课题研究成果:广州对外文化传播走在前列的对策建议——对广州建设文化传播体系调研与思考(第81期处级领导干部进修班)

 

广州对外文化传播走在前列的对策建议

——对广州建设文化传播体系调研与思考

第81期处级领导干部进修班 陈宇斐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和新媒体传播能力大幅提升,尤其是在习近平总书记对广东工作作出重要批示、对广东工作充满期待的今天,广州发挥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优势,对外文化传播走在前列显得更加重要和迫切。近期,我们到广州国家档案馆、市委外宣办、腾讯微信总部、TIT创意园、珠江-英博国际啤酒博物馆进行实地考察,这些机构(或企业)在传播广州文化的定位、设施建设、提升广州文化软实力等方面做了有益的探索,为加快推进对外文化传播走在前列提供了可参考的经验。

  一、文化传播的现状

  文化是国家和民族的灵魂,集中体现了国家和民族的品格。广州悠久的历史不断地形成了自己独特风格和鲜明的地域文化特色,将广州智慧、广州故事、广州声音传到全国乃至世界,让大家了解和认同广州这座城市,需要有完善的对外文化传播体系,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化传播广州文化。

   (一)点面式文化传播 传播量大

   图书馆、博物馆、文化馆以及文物等在广州对外文化传播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辐射式地传递着广州文化元素。一是图书馆共13间19座,总建筑面积达27.32万平方米(仅次于上海),“一卡通”读书证125.38万张、文献流通量786.99万册;广州图书馆日均接待量超2万人次(全国城市中排名第三)。二是博物馆56间,近5年举办专题展览453项,参观人数超过2400万人次。广州国家档案馆(二期) 融会了亲水喜绿、自然采光通风等岭南建筑的元素,外立面《凤凰之光》浮雕尽显广州文化特色;声像档案利用厅可欣赏广州历史和人文影像片(在全国还是第一例);广州历史记忆展厅用档案与声光电、立体成像技术展现广州历史文化。珠江-英博国际啤酒博物馆是企业兴建的具有观赏、教育、艺术为一体的国际化啤酒文化展示场所,包括:啤酒历史工艺、岭南文化等展厅。三是文化馆(中心/室)近3千个,举办文化活动1483场,演出250多场次,电影(含农村放映)17750场,受众328万人次。四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9处,省市区级600多处,其他不可移动文物2806处。发掘古遗址20处。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2个、国家级17个、省级68个;3家省级生产性保护示范和8家省级传承基地,令沉睡的文化元素活起来。还有,新的文化传播阵地不断增加:如广州图书馆新馆、辛亥革命纪念馆、南越王宫博物馆、少年儿童图书馆新馆等,将成为重要的对外文化传播阵地。

  (二)集群式文化传播 传播面广

  办会办节办展览是对外文化交流,拓展广州文化影响力的重要途径。一是承办各种形式活动将广州文化引出国门。例如:中国音乐金钟奖、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中国国际漫画节、中国(广州)国际演艺交易会、羊城国际粤剧节、广州艺术节、广州国际艺术博览会等。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全球113个国家/地区,参评参展作品4239部/集(其中境内1911部/集,境外2328部/集)。二是举办传统民俗文化活动宣传广州文化。例如:迎春花市、广府庙会、波罗诞、乞巧节等。三是“三大展馆二大剧院”吸引各方来宾,传递广州文化。广交会展馆、南丰国际会展中心、保利世贸博览馆,每年举办展会8百多天次。每年有过千场剧目来广州演出,代表着演出市场繁华和观众欣赏水平高;广州大剧院(被评为世界十大歌剧院)开业6年来,观众达100多万;星海音乐厅(被誉为中国声场效果最好的音乐厅)开业17年来上演过3500多场古典音乐,观众100多万人次。第121届广交会有42个国家和地区、共620家外国企业参展。促使外国人走进广州,让文化传播走得更远更广。

  (三)媒介式文化传播 传播更深远

  报纸、广播电台、电视、电影、书籍、杂志、互联网等媒体,直接影响受众对日常事件的看法和文化价值观念。广州除了传统媒体,互联网媒体众多,网站20余万家、网民1200万人次,其中龙头企业有网易、阿里UC、腾讯微信等。截止至今年6月,全国网民7.51亿、手机网民7.24亿。微信的月“活跃量”达9.63亿、面向世界各国(特别是华人华侨)。《广州日报》的“报刊+网站+移动端”用户和粉丝总量超过3000万,其中“亚欧互联互通媒体对话会”的总点击量超过5000万,取得非常好的传播效果。市外宣办与国内主流媒体合作,推出有效新闻;与国外境外媒体合作,提供专稿、宣传片;邀请媒体采风等方式传递文化,发送广州声音;制作的广州城市形象宣传片《花开广州.盛放世界》得以在美国纽约时代广场、“世界十字路口”展示。

  (四)文艺欣赏式文化传播润物无声

  广东音乐、粤剧、话剧、杂技剧、木偶剧等演出,和广州交响乐团、珠江交响乐团等在对外文化传播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八十年代初起,广州是我国文艺文化的始发地,粤语歌曲风靡全国,粤剧《梅岭清风》《孙中山与宋庆龄》享誉华侨华人,反映广州的电影《雅玛哈鱼档》《公关小姐》,电视剧《外来媳妇本地郎》等全国反响热烈,《西游记》、《东方天籁》、《刑场上的婚礼》、《西关小姐》、《碉楼》、《南音新唱十三行》等作品获多个全国性奖项。广州交响乐团每年举办广州音乐季,参与 国内外的文化盛事,与各种各类音乐团体和艺术家交流,用文艺、音乐表达广州文化元素、讲述广州故事、传播广州声音,有效地融合中外文化。

  二、对外文化传播面临的问题

  目前“西强我弱”的国际舆论格局远未改变,西方发达国家控制了全球90%的媒体,西方媒体非常关注社会、文化 、人权等领域的话题,评论较多。广州提升文化自信,跻身对外文化传播前列,任重而道远。

  (一) 传播缺乏标杆性定位、内容缺乏顶层设计

   广州曾经定位为“国际化大都市”、“地域性中心城市”、“花园城市”、“国家中心城市”等,既没有从历史文化渊源,又没有从世界性的角度挖掘广州文化特质;2014年提出建设“世界历史文化名城”,对于广州文化定位、对外文化传播来说,既是机遇,又是挑战,需要抓紧明晰“名”的内涵,建设“名”的内容,推动“名”的传播。目前,“广州文化”缺乏表现力、影响力和辐射力,文化传播内容(如舞台艺术、书画艺术等)缺乏顶层设计、没有指导性意见,无法产生辐射效应强的文化精品,使对外文化传播难以持续推广。

  (二) 传播项目缺乏整合、方式缺乏创新

  广州对外文化传播因为缺乏跨界融合展现,没有突出对医学、科技、金融、贸易、旅游等行业的龙头企业整合包装,宣传辐射作用力散而弱。传播方式缺乏创新,传统媒体与新媒体只是简单相加,忽略了传统媒体与新媒体融合,没能形成多媒体效应,互动互补合作力不强;忽略了打造一个具有影响力的广播电视频道和广播电视节目,没有精品战略;忽略了粤语(粤剧、粤语歌曲等)在东南亚、欧美国家等海外华人华侨中的传播优势,使广州文化的海外传播影响力不足。

  (三)传播平台和传播团队缺乏高水平支撑

  广州缺乏“高大尚”文化传播平台,既没有被定为中央、地方共建国家级博物馆,也没有具名气的、在形态、手段和覆盖面等方面产生巨大效应的媒体,更没有足够能满足高雅文艺(交响乐演奏、戏剧、芭蕾舞剧等)表演和欣赏的场所。缺乏高水平传播团队:如多媒体运作团队、文艺演出团队(包括交响乐团、舞蹈团、话剧团等)、文学创作团队等;缺乏具创造力的专业人才:如文化领军人物、具实力的作家(编剧家、作曲家等)、交响乐演奏家等;文化资源占有和利用意识不足,文化产品生产力不足,对广州的历史文化资源利用与开发不够,原创能力薄弱,导致如图书、影视剧、歌曲等在国内及海外大多寂寂无名,使广州对外文化传播后劲不足。

  三、广州对外文化传播走在前列的建议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讲好中国故事,展现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文化传播是一种充满文化意义和社会责任的文化行为,构建广州对外文化传播体系,是推动传播内容、渠道、平台、经营、管理等深度融合的过程,任务艰巨。因此,分析现有情况,采取措施,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加速推进广州对外文化传播走在前列显得尤为重要。

  (一)抓紧制定传播规划

  坚持规划引领,认真做好对外传播的总体设计。一是制定对外文化传播总体规划。制定设施布局规划,包括博物馆、音乐厅、剧院等。制定文化传播品牌企业发展规划,彰显广州特色对接国际时尚,包括交响乐团等。制定文化交易平台和互联网平台发展规划,完善大数据时代新媒体建设。二是明确民营资本(或国外资本)投资文化产品、投资文化传播方向,进一步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促进民营文化产业(及文化产品)繁荣发展,补短板强弱项错峰发展。三是发挥南沙自贸区优势。坚持统筹发展、政策引导、企业主体、市场运作方向,利用自贸区的政策建成以开放、创新的广州对外文化交流与传播合作平台,拓宽广州文化传播走向国际化的渠道。发挥中新知识城的文化创意、文化传播作用和发挥中以、中英、中欧合作项目的对外文化传播优势。

  (二)抓紧完善传播政策

  本着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原则,进一步修改和完善促进广州对外文化传播发展的配套政策。

  一是完善人才政策。对媒体、出版、影视、古典音乐、芭蕾舞等专业人才既要有吸引、激励、留住的政策,又要有对散在各领域的专业人才整合利用的政策。激发挖掘广州文化创新创造力,最大限度发挥集结力量攻关创作出品蕴含广州思想和人文精神的文化精品,提升文化传播软实力。

  二是完善扶持企业走出去政策。建立“政府主导,社会参与 多元文化传播机制。放宽文化产业政策,鼓励支持国有、民营、外资等文化企业(新闻传播、报业、动漫、灯光、钢琴等)做大做强,通过制作优良、高雅作品(书籍、杂志、歌曲、影视节目等),走向全国及海外,推进岭南文库海外版出版、广州演艺戏剧海外传播等。破除文化贸易政策壁垒,大力开展对外文化贸易、文化传播业务。鼓励促进新兴模式拓展国际文化传播市场,培育并支持广州文化企业申报“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和“国家文化出口重点项目”优化财政税收政策,促进企业走出去。鼓励促进广州企业在境外收购文化企业、演出剧场和文化项目实体,在境外设立演艺经纪公司、文艺作品经营机构、文化经营机构等拓宽传播阵地。

   三是营造良好的宣传环境。发挥广州日报等主流媒体在内容、技术、人才等优势,打造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平面媒体+广电媒体+互联网+移动通信等融合,产生高效能的对外传播创新方式。吸引高品质电影、电视剧在广州拍摄,将广州影子投射全国乃至世界。吸引重要国际大会和论坛、国际文化展会、国际艺术节等活动落户广州。支持和统筹各行业在广州举办国际论坛、国际会议或国际性大型活动,整合推进广州文化传播。抓紧对“财富论坛”系列文化宣传组织策划,传播广州经贸、金融、文化等,展现广州魅力、广州辉煌。

  四是支持文化创意产业园区文化输出。鼓励文化创意产业园(如:TIT创意园)在服装设计、时尚服饰、舞台服装设计多方面创新发展,针对对外文化传播需求,创新服务模式、提升服务能力、强化国内国际合作,走一条新型的对外文化传播输出之路。

  (三)抓紧制定互联网+行业管理规范

   利用新媒体和新科技打造对外文化精准传播模式,规范实施互联网原创影视制作与创播、立体电视内容制播等文化科技融合创新工程。成立广州文化传播行业协会管理体制、制定行业管理规范,实现文化传播行业管理自律。

  (四)抓紧推进粤语对外文化传播服务建设

  粤语(又称广州话、Cantonese),2008年被联合国定义为一门语言,覆盖范围相当广,东南亚、欧美华人使用粤语相当普遍。利用粤语优势,制作“优质粤语作品”,面向海外华人及其团体,讲广州故事、谈广州生活、传播广州文化。支持粤语在编创、设计、翻译、配音、市场推广等涉外文化贸易与传播开拓创新,推动粤语服务的专业化、市场化和标准化建设,将我国文化精髓通过海外华侨华人推向世界。

  (五)抓紧完善监督体系

  按照发展与监管并重要求,强化政府对广州对外文化传播内容、传播企业等的监督职能。一是政府成立专门的对外文化传播监督机构,负责文化传播企业和传播内容以及新媒体的准入与监管,健全组织体系。二是把对外文化传播工作纳入意识形态建设体系,把好文化感召力的关口,健全文化传播质量安全监管体系。三是建立优胜劣汰机制,完善传播过程不良行为的投诉举报和执法力度,确保广州对外文化传播健康发展。四是优化文艺文化传播相关产业链中的审批工作,如:科技创新、海关、税收等行政主管部门,提高效率,简化程序,使文化及其产业审批制度改革走在前列。

  参考文献

  刘兆征,文化“走出去”的阻力及应对思路[J],宏观经济管理,2012(11),54-56.

  温朝霞,提升广州对外文化影响力的思考[J],广州城市职业学院学报,2013,7(1),9-12.

  杨宏烈,千年海上丝路的世界商埠文化名城--广州争创“世界历史文化名城”刍议[J],广州城市职业学院学报,2011,5(3),12-18.

  温朝霞,论广东文化形象的构建与传播[J],广州城市职业学院学报,2011,5(1),43-47.

  邬和镒,研究珠江文化 弘扬珠江文化[J],图书馆论坛,2005,25(6),365-366.

  徐耀新,联系江苏实际 构建文化体系[J],新世纪图书馆,2017(2),5-6.

  张鸿雁,“城市文化资本”:借古开今、创想未来的永续动力[J],城界心语,2014,5(1),2-3.

  索艳琳,文化城市建设中的文化发展机制研究[J],山东农业工程学院学报,2015(8),172-173.

  广州市2016年文化工作情况汇报[R]

2017-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