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用学术讲政治的教学理念

 


  中央党校在2017年初明确提出“用学术讲政治”教学要求,中共中央2018年11月印发的《2018—2022年全国干部教育培训规划》强调“着力提高教师用学术讲政治的水平”,这就明确了新时代干部教育培训的新理念新要求。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校(院)委深刻阐明了为什么要用学术讲政治、什么是用学术讲政治、怎样用学术讲政治等基本问题,已在全国党校(行政学院)系统引起热烈反响,有力推动了“用学术讲政治”的教学改革和打造“用学术讲政治”样板课、精品课的教学活动。如果“用学术讲政治”蔚然成风并且持续下去,那么,无论是建设高素质干部队伍还是推进党的理论创新,抑或是构建新时代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提升中国的国际话语权,都将会达到新水平、新境界。全国党校(行政学院)系统教师正在按照“用学术讲政治”的要求转换教学理念和教学方式,有些教师遇到一些困难和困惑需要交流,为此,本文谈谈个人认识和体会。

  “用学术讲政治”目的是“讲政治”。干部教育培训课程都是政治课,都要讲政治,因为干部教育培训是我们党的干部队伍建设的先导性、基础性、战略性工程,是党的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教育培训机构“姓党”,承担的是党赋予的重要任务;干部教育培训的师资是党直接掌握的一支理论力量。干部教育培训的主要课程都是直接讲政治,辅助课程或选修课程有的是直接讲政治、有的是间接讲政治,所有课程都要讲到政治层面上。“用学术讲政治”中的“讲政治”,就是完整准确地讲清楚党的思想理论、党的主张、党的要求。落实到某讲题,就是要讲清楚该讲题所承载的党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措施,目的是让学员听懂党中央的有关精神和要求。简言之,就是让学员完整准确地“知其然”,从而提高贯彻落实的自觉性和准确性。这是教学的目的和要求,是方向性、根本性问题,必须旗帜鲜明,不能含糊和偏离。不要抽象谈论“政治与学术的关系”“学术的政治化”或者“把学术和政治有机结合起来”“融政治与学术为一体”等。“讲政治”,要求讲课过程始终遵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保证政治正确,但是,“讲政治”不只是“讲政治纪律”,不只是不讲出格的话。“讲政治”要求教师站稳政治立场、提高政治站位、明确政治思想、遵守政治纪律、增强政治鉴别力等,但是,这些只是“讲政治”的基础,而不是“讲政治”本身。现在教师们讲政治的意识和愿望普遍比较强,但有的教师不知道所承担讲题讲的是什么政治,或者不能完整、准确地讲清楚政治。也有些教师还缺乏讲政治的意识,没弄清自己承担讲题的教学目的和要求,习惯在给定的讲题下讲自己的学术成果、自己的想法看法,常常用“我认为”“我觉得”讲课,甚至力图证明自己的见解比应该讲清楚的政治更高明。这些问题如果不能解决,就完成不了所承担的教学任务,或者降低教学质量甚至南辕北辙。认清教学目的和“讲政治”的要求是教师讲课的前提。

  “讲政治”要以问题为导向。传道、授业、解惑是教育的功能,统一于教学过程中。传道、受业需要解惑,“讲政治”要以问题为导向。干部教育培训的对象是来自各行各业的领导干部,他们带着问题来学习,结业后回到工作岗位要解决各种实际问题。教学只有坚持“问题导向”,才能帮助学员更透彻地理解、更准确地把握党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措施。这里的“问题”是指学员理解该讲题内容的困惑,即学员在有关方面想错了的问题、没想到的问题、想到了也想对了但说不清楚的问题。教师针对这三类问题授课,就能解学员之惑,从而使学员真知真信真做。在“问题导向”方面,目前还存在着一些误解,有的把“问题”仅理解为讲题应阐明的内容如为什么、是什么、怎么办,或者为什么重要、有什么价值和意义或有什么启示和借鉴、存在什么不足、采取什么对策等;也有的把“问题”理解为各种各样的社会负面现象,空乏地表达一些忧愤。这样就没有找准“问题”,因而讲课缺乏针对性和实效性,学员听了不解渴,甚至被“搞糊涂了”。有的教师懂得“问题导向”并力图解决学员的问题,但是不了解学员在自己讲题内容方面的真实困惑。要改变这种状况,途径很多,如实地调研、关注并研究学员“两带来”问题,参加小组讨论、双向交流、学员论坛和论文(研究报告)答辩,访问学员或与学员代表座谈,等等,在准确把握学员思想实际的基础上,分析学员困惑的症结和实质,在授课过程中自然而然地加以解决。

  “用学术讲”是根本方法。“讲政治”必须有方法,根本方法是“用学术讲”,也就是用学术框架和学理逻辑讲。这里的“学术框架”是揭示基本规律和基本经验的基本原理,是可以用古今中外的事实验证的公理。这里的“学理逻辑”是根据学术框架从逻辑起点到必然结论的推理过程。学理逻辑是一定的学术框架下的学理逻辑,不是任意的“学术逻辑”。一堂课中,学术框架是“纲”,学理逻辑中的要点是“目”,“纲”举才能“目”张。学理逻辑是“线”,用“线”贯穿讲课内容方能形散而神不散,才有思想性。学术框架及其学理逻辑是“魂”,授课有“魂”才有神韵、神气,才能出神入化,才能让学员感受到思想理论的力量和学术的魅力。从理论上说,每个讲题都有适合“传道”的学术框架;从干部教育培训的要求来看,每个讲题,不管是原著原理、党史国史还是治国理政的大政方针,都要用学术框架来讲。“用学术讲”的关键是找到讲题及学员困惑的学术接口,把它转换到学术问题上,进而找到相应的学术框架。“用学术讲”的步骤,先要对所讲之“政治”进行学术转换,确定适合于讲这个“政治”的基本原理,阐明这个原理的基本要素及其内在结构,即建构学术框架;再找到逻辑起点,以问题为导向,按照学术框架讲出“政治”的学理逻辑,得出“政治”结论。这样用学术框架及其学理逻辑讲政治,能增强政治思想、政治主张、政治要求的逻辑性和真理性,让学员“知其所以然”,从而在政治上思想上情感上行动上自觉地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更自觉地担当作为。在“用学术讲”方面,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一是不懂得“学术框架”,往往把它理解为自己的讲课思路,如把某讲题思想的形成、发展和主要内容、地位或意义三个部分当成“学术框架”,把历史、理论、现实三个维度当作“学术框架”,把背景、内容、地位三个方面当作“学术框架”。二是不用学术框架和学理逻辑讲,往往只用经典著作语录讲、用文件话语讲、用故事或事例讲、用归纳法讲等,或者只是用“根据马克思主义原理”“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事实证明”等短语得出结论。三是找不到自己承担讲题及学员困惑的学术接口,不会进行学术转换,不会建构学术框架,即使有了学术框架也不会阐释和运用,或者不能在一堂课中运用到底,只是把学术框架当成帽子,时不时戴一下。 (下转2版)

  这些问题不只是反映出我们“用学术讲”的意识不强,也暴露了我们的学术训练不够、学术功底和学术能力不足。学术功底是从经典著作中读出来的。我们教师都读过经典著作,都有一些甚至很多学术成果,但是,读过经典、有学术成果未必懂得学术框架和学理逻辑,未必找得到自己讲题的学术框架并讲清楚学理逻辑。是否会“用学术讲”,当然取决于读没读经典、读了多少经典,是否“有学术”,但更取决于读经典和治学的方法。我们读某部经典著作,不仅要把握经典作家要解决的问题,概括出其思想观点及其价值,而且要读出贯穿其中的学术框架和学理逻辑。坚持这样读经典、读各学科各种各样的经典,学术功底就会日渐深厚,就会懂得更多关于自然界的规律、社会发展的规律、人类思维规律的基本原理,学术框架的选择自然就会游刃有余。当然,学术功底的积累只是“有学术”,从“有学术”到会用某个恰当的学术框架讲某个专题,还有相当大的距离,往往需要团队集体攻关。会“用学术讲”,是教师教学能力与学术能力、政治水平与学术水平的综合反映。在“用学术讲政治”新的平台上,教学与科研、政治与学术“两张皮”的问题能够得到真正的破解,教学能力与学术能力成正比例的结果就会自然展现。

  “用学术讲政治”包含“讲政治”“问题导向”“用学术讲”三大要素,三者内在联系紧密,构成一种新的教学理念。这是教学观念的一次革命性、根本性变革,将带来干部教育培训的课程内容、教学方式、教学管理机制、教学效果和教学质量等方面的深刻变化。我们教师是“用学术讲政治”的主体,“用学术讲政治”的所有新要求新变化都要落实到教师的新追求上。我们得把“用学术讲政治”的三大要素融会贯通,形成一种新的教学能力。这对每位教师来说,既是挑战和考验,又是机遇和蝶变。

   来源:学习时报 2019.03.15 作者:贾建芳 作者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务部副主任、教授

  http://dzb.studytimes.cn/shtml/xxsb/20190315/39335.shtml

2019-03-15